客户评价

客户评价

学建家长的评价

我刚到中国的时候,本来打算只呆3个月就回国,所以我并没有担心儿子的干预问题。不过后来我的丈夫打算在中国长期生活,所以我觉得要优先考虑儿子的教育问题。我去过一些国际学校,询问是否能够提供语言干预——这些学校不断告诉我学建的信息,于是我到学建见到了罗满提,他带我进行了参观。我发现这里的服务比美国的还要好,所以我很快就让孩子参加了项目,后来我们一直都为这个决定而庆幸。

Robin是学建的项目主管,她为我的儿子带来了很大的变化——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反转!刚开始的时候儿子并不说话,现在却可以用语言表达自己的需要。我感觉他的自我开始觉醒了,他对环境也非常适应。学建的员工都十分专业、擅长助人、乐于沟通。这里的项目内容丰富全面——不但有言语干预,也帮助他学会了系鞋带。由于员工和孩子比例很高,每个孩子都能够得到足够的支持和关怀。

他的语言在一年内得到了巨大的进步。刚开始的时候他只能说出五个词,一年后竟可以清楚地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——他可以说出他有什么需求和感受。他的重复行为已经消失,并且已经随时可以转学到正常的学前班。我的丈夫原本是半信半疑的态度,现在则确信这个项目会给儿子带来巨大的帮助。

说实话,到中国来是对我的孩子是特别棒的事情,因为在美国他是无法得到这么好的关怀和支持的。

Carolina,参与学建项目儿童的家长

我的儿子在国际学校学习了一年,但是那里并不适合他,他感到很不开心。第二年开始几个星期后,我们得知孩子的确无法继续在学校上学——老师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但是学校的确没有合适的资源来提供支持。于是我们参观了学建的中心,这里的老师建议孩子参与全日制项目。

孩子的变化令人惊讶——他很讨厌以前的学校,每次我送他到学校的时候他都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,在家里也常常给我们出难题,比如从来不清理他的物品和垃圾。现在,他在学建感到非常快乐,这从很多方面都能看得出来——比如在他吃饭的时候还有他和兄弟姐妹互动的时候。哥哥也觉得学建对弟弟的帮助很大,他说“弟弟现在基本不踢我了”,这其实是说弟弟现在开心多了。与此同时,儿子的学习能力也一直在进步。

儿子刚到学建的时候他几乎不说话,但在8个星期后,他在家也唱起了学建每天结束唱的“再见歌”。他把所有的包摆成一个圆圈,还把每个包都起了一个同伴的名字,然后开始唱“再见歌”——我从来没见到过他会这样。

Lucy, 参与学建项目儿童的家长

我在澳大利亚的时候就发现孩子有自闭症谱系障碍,这真的太可怕了——当时我马上意识到这对亲子关系以及夫妻关系会带来非常大的变化。由于孩子在接受自闭症评估的时候我的妻子并不在场,所以她过了一段时间才理解这意味着什么,这无疑给我们增加了更多的压力。

当她反应过来以后,我们都觉得孩子需要得到干预。我们最初的想法是找到一所国际学校,学校里可以定期提供一些言语治疗服务。然而,我们发现那里的师生比很低,我们都希望能得到更好的支持。于是我们上网搜索,发现了学建的服务。

我觉得女儿在加入学建前有些孤独,上学后她也的确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更加丰富的生活。然后,她开始和其他孩子交朋友,并且开始看别人,有更多的眼神接触,这些在以前都是从未有过的。尽管这些变化刚刚出现,但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改善的迹象。

让孩子进入特殊教育机构,家长其实是有一些心理上的障碍的。不过现在我女儿在交流方面的能力有所提高,说不定以后她能够重返主流学校上学。学建的员工对孩子的帮助很大。她非常喜欢这里的弹簧蹦床,所以我们在家里也买了一个;她在这里一共出游过三次,每一次她都格外开心。这些额外的活动对她非常有意义。

Liam, 参与学建项目儿童的家长

学建员工的评价

我觉得我们在这里创造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环境,让家长和孩子可以学会彼此交流和互动。在世界上的大多数地方,人们出现问题就去医院找医生和治疗师,但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单独治疗。而在这里,干预专家、家长、老师的沟通与合作非常紧密。以前在台湾工作的时候,我每个星期大概要见100个客户,而在这里只有30-40个——能有这样的坏境,非常令人欣慰。我们不再独立看待现有的困难和问题,而是结合着人们的家庭生活来考虑。很庆幸我们可以有大量的时间与父母沟通,这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。

由于所有人的工作紧密配合,所以孩子可以不断得到全方位的练习。比如对于同时有精细运动困难以及语言困难的孩子来说,不同学科的治疗师们可以同步进行干预:我们将语言训练的内容结合到物理干预项目当中,而言语专家则在干预时鼓励孩子练习翻页——这是非常棒的综合干预。

Chantal,职能健康专家

全日制项目的的服务是独一无二的——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,甚至我们可以自信地用它来比较世界上任何一个项目。在美国,治疗师和其他员工只是偶尔在学校碰面,孩子在主流学校可以见到自己的治疗师,或是偶尔到治疗室进行干预,而这种方式并非是整体上高效而协调的。在全日制项目,我们所有的员工无时无刻不在一起交流,不光是我和干预专家沟通,专家们之间也经常交流——彼此之间的联络非常紧密,无处不在。有时我会观察其他人的工作,有时老师和干预专家也会观察我的课,这些都促进了我们的工作质量。

在这种和睦、协作的环境中,干预可以发挥最大的有效性,所有人也都有能力去尝试不同的方法,这正是全日制项目的独到之处。如果我一个人不清楚某个问题的答案,总会有其他人可以回答——我会听取他们的建议,然后思考和尝试。这里的员工拥有丰富的智慧和经验,在彼此的合作中可以激发出非常好的想法。这些是在世界上其他地方找不到的。

每当我看到这里不同种类的干预方案时,我都会想“为什么不能让每所学校都这样做?”。这不单单对特殊教育有好处,而是这种多学科融合的支持对所有的孩子都会带来积极的效果。在全日制项目里,我们全方位的学习方式无处不在。对于一名学前班老师来说,你需要非常清楚可以做哪些具体的事情来改善孩子的行为,而全日制项目则是资源丰富的宝库。对我个人来说,在这里得到了很多成长和收获。

Robin,项目主管